今期觀察者言的題目,來自2008年台灣《教友生活周刊》的社論。台灣的政黨政治自從撤銷「黨禁」後,除了百花齊放外,也日趨成熟,政黨輪替再不是甚麼新鮮事。誰幹得不好,誰都得接受選民的選擇,下台回家去。

中國自1911年帝制結束後,政治制度的建設百多年來起起跌跌,令國家的發展走多了不少冤枉路,當中不少人為此奉獻了寶貴的生命。在教會的社會訓導中,一直強調「政權是聯繫和指引社會的工具;透過它,眾多的個人和中等規模社團就能邁向一種秩序。在這秩序中,各種關係、制度和程序都該為人的整全成長而設。」教會亦鼓勵教友參與政治生活,在《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中,就提醒「每位國民不得忘懷他們具有為促進公共福利,而運用其自由投票的權利和義務。」

本月十七日,就是澳門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投票的日子。間選方面,專業界別的選舉要具有法人團體的資格才可以參與,但在直接選舉方面,只要是合資格且已登記的選民,就有其自由投票的權利和義務。

在《教友生活周刊》當年的社論中,列出了教友在投票時應該留意的地方,這些意見,也可以供今天澳門的教友參考。

「教會在選舉中當做甚麼?首先作為社會中的一份子,我們該注意候選人及其政黨的政見。在其政見中,除了一般民主價值外,教會當特別注意其是否注重人的基本權利,是否尊重生命,是否鼓勵家庭,是否注意社會的整體和諧。其次,我們應注意選舉的過程,我們反對任何候選人以煽情的方式、暴力的手段、不實的謠言,賄賂買票來達到其勝選的目的。」

所以,投下自己個人神聖的一票之前,必須清楚了解和認識參選人的政綱和行實,切勿被美麗的謊言所欺騙。本報上週日舉辦的「澳門立法會直接選舉面面觀」座談會,就邀請了三位嘉賓和讀者們分享,主講者發表的意見在翌日的各大報章中被廣泛報道。但正如有參加者在現場表示,出席的人數遠較她預期的少,為此感到有點可惜。查實這種情況在我們的教會中經常會出現,因為到今天為止,一些教友對於政治仍然懷抱著一種莫名的恐懼與疏離。

在早前颱風襲澳期間,八號風球高掛的早上,有一位教會的長上在彌撒中,向無畏無懼堅持參與感恩祭的教友問道:「旅途中的教會是一艘戰艦還是一艘郵輪?」答案就留待讀者們自己在教區的網頁中找尋好了。九月十七日,已登記的教友選民,在滿全參與彌撒的同時,也應滿全投票的公民義務。只因為:「人是教會的道路」。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將於下週日(九月十七日)舉行,隨著九月的悄悄來臨,在投票日前合共十四日的法定宣傳期於上週六(九月二日)凌晨正式開始。一如往屆,各直選及間選候選組別彷如「爭上頭柱香」,早在週五(九月一日)晚上十時許已到達傳統的兵家必爭之地──塔石廣場等候在凌晨零時第一時間將組別的宣傳海報貼在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稱選管會)設置的海報板上,並與大批支持者一同吶喊及高呼口號,務求先聲奪人﹗而經過凌晨的貼海報爭奪戰後,選管會在星期六早上亦舉行了「立法會選舉宣傳啟動日」,標誌著十四日的宣傳期正式開始。

受不穩定天氣影響,本澳在上週五傍晚開始下起滂沱大雨並伴隨著頻密的閃電,曾令人憂慮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各組別在法定宣傳期伊始就率先上演的「貼海報」一戰會否在今屆被迫取消,幸好雨勢在晚上九時起開始停止,直至午夜十二時亦不再下雨,令各組別能順利完成貼海報的工作。依本報記者所見,當晚大約十時半左右,已有過百人聚集在傳統必爭的第一戰場──塔石廣場,當中包括有各組別的支持者、工作人員、傳媒工作者、攝影愛好者及湊熱鬧的市民等。現場所見各候選組別的候選人及工作人員幾乎事先已穿好印有組別所屬號碼的制服,但在十二時前就用其他衣服遮蓋,以免觸犯相關法例。隨著時間逐漸接近十二時,在選管會一早設置好的海報板底下亦越來越多人聚集,除了上述人士外,部份擁有豐厚資源的組別甚至聘請了職業攝影師在場攝錄整個過程,亦有專人全程手握用作補光的強烈補光燈,以達到最佳拍攝效果。而各候選組別的工作人員及候選人亦在自身組別所屬的號碼板下準備好相關黏貼工具,以便一踏入十二時就馬上貼上組別的宣傳海報。儘管現場大部份候選組別均希望「爭上頭柱香」,但由於每個組別均有大量工作人員及支持者圍在自身所屬號碼板附近,難免會佔用相鄰組別的空間,所以組別之間亦懂得互相體諒,先讓對方貼上海報,以免同一時間因人多擠擁而發生危險。凌晨十二時一到,各候選組別的候選人先後將組別的海報貼到海報板上,完成後對身後的大批支持者高呼競選口號,而支持者則揮動手上的螢光棒、大型旗幟熱烈回應,現場氣氛持續高漲,好不熱鬧。在張貼海報期間,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治安警察局局長梁文昌、新聞局局長陳致平及行政公職局局長高炳坤等多名選管會委員在文化局大樓二樓觀看現場張貼情況;此外,除了塔石廣場這個「主戰場」外,亦有個別組別一如既往選擇其他較少人的場地來張貼海報,例如關閘廣場及葡文學校前的海報板等。最終,當晚塔石廣場的熱鬧氣氛大約維持至凌晨一時左右,在場市民開始散去。

其後,在上週六(九月二日)早上十一時,選管會假座塔石體育館舉行「立法會選舉宣傳啟動日」,內容包括選管會主席唐曉峰致辭,再由主禮嘉賓舉行啟動儀式及巡視各候選組別於會場設置的攤位,最後再由各候選組別輪流上台作三分鐘的政綱介紹。選管會主席唐曉峰致辭時表示,期望立法會選舉是一場「君子之爭」,所有的候選組別都能共同締造一個廉潔,公平及公正的選舉。唐又籲請各候選組別在未來十四日的宣傳期內能透過各項健康、有序及多元化的活動向市民展示自身的政治理念和政治綱領,從而使選民能夠瞭解各組別的政綱並按自己取向選擇自己心目中的代表。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將於下週日(九月十七日)舉行,合資格的選民可於當日早上九時至晚上九時期間前往所屬票站投票。倘若仍未收到《投票通知書》或不清楚自己投票地點的選民,可透過設於四十七個地點合共七十一部的政府自助服務機,選管會熱線電話(二八九一七九一七)或親臨位於水坑尾公共行政大樓內的選舉資訊中心查詢。第六屆立法會直接選舉共有24組候選組別合共186名候選人爭奪14席直選議席;至於選民人數方面,根據行政公職局「選民登記」網頁截至去年十二月三十日的資料顯示,合資格投票的總選民人數為307020人,其中在本澳出生的合資格選民共有118731人(佔整體大約38.67%),在中國內地出生而合資格投票的選民共有167076人(佔整體大約54.42%),至於在香港及其他地方出生而在本澳合資格投票的選民分別為7943人(佔整體大約2.59%)及13270人(佔整體大約4.32%)。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選情正進入白熱化階段,《澳門觀察報》於上主日(九月三日)假教區青年牧民中心二樓舉辦「澳門立法會直接選舉面面觀」座談會,分別邀請了本身是澳門人的香港大學講師陳志宏、時事評論員蔡梓瑜及黃東進行探討。

是次選舉宣傳期前夕遇上「天鴿」風災,陳志宏表示這時「大家都是先想到風災,不論是出於甚麼動機,相當多團隊自發出來救災。不敢說市面的復原程度,但緊接著救災就要做選舉工作,對大家都是很大的挑戰,所以到暫時覺得大家都未『上力』。」

蔡梓瑜比較關注在媒體上對澳門公民社會的衝擊:「過去香港媒體報道澳門少之又少,哪怕是立法會選舉,但極其量當是一種炒作的議題。但這次風災挑起了香港媒體不同的報道,但事實上呈現出一種氣氛,似乎兩地都關注這風災。也提高了澳門市民關注風災,以至在公民社會的一種意識。年輕人透過港澳媒體密集報道去了解風災,以至評論員都連續報道風災的相關政治議題。澳門任何能推動關心社會的議題,是一件好事:這不是幸災樂禍,『天鴿』風災是一個事實,這事實正正暴露了政府施政上的不作為、遺漏以至公關災難,一再讓各地傳媒一一踢爆,事實上是『谷起』了澳門人的關注。在救災過程中,我們看見很多年輕人出來,他們是否只是送飯送水,只是做探訪?他們都有議論背後的問題:今天為何我們會搞成這樣?這對選舉構成了變數和影響,我很相信風災帶起了年輕人以至公民社會的覺醒和關注。

第二,澳門人一直關注的是民生的議題。但這次實實在在讓大家看到,這些報道不只是民生上的事,不只是解放軍出來幫忙,背後牽涉到的議題是:為甚麼政府這次表現這樣失德失能?牽動大家去思考問題,而思考問題也就是關心社會。而關心社會就很直接,很快……現在會是立法會選舉了。我相信廿四個組別中,相當多的組別會趁風災打起與政治相關的議題,會觸動到不同的人:因為大家看到十月初五街、下環街的災難……多多少少已推動到小市民不只問:為甚麼我的家或店舖會浸到這樣?剛才我眺望紅街市,當時浸到上二樓,即是水浸眼眉的時候,今時今日的澳門人比起過去只純粹關心民生,推動到大家多思考陳博士剛才說的深層次問題,後面為甚麼這樣?也多了人向政府問責。推動問責自然推動到大家關心政治。我相信對投票率、年輕人……甚至是不問政治、只問民生的小市民,都很可能會挺身而出去投票,因為這不只是觸動到公民覺醒,也觸動到對施政不滿的憤怒。」

至於對各陣營的移動,乃至民間對政壇碎片化的觀點,蔡梓瑜又怎麼看?「今屆選舉不同性質的組別都有拆組,無論是建制,民主派或半民主派。我們回顧歷史,過去同一組可以有三個議員當選,近的有民聯,遠的有何思謙。但兩者已經有很大不同,差別在於選舉制度,目前的制度要這麼做比以前要難得多了。為不同社團而言都有一種憂慮,他們都已經沒有過去的那種信心。多年前梁慶庭帶領的街坊會很豪氣,『我群力一個人帶多少人』,今時今日已看不見。或者任何組別的代理人或第一候選人,夠膽告訴我們至少或一定能贏多少席,已經看不到,因為某種碎片化,的確出現了。隨著資訊科技、十五年免費教育的發展,年輕人出國學成歸來、文化多元,對於選舉組別的要求也多元化了。就算是民主派選民,都要考慮要投蘇嘉豪、吳國昌,還是傳新澳門?今時今日,我們的選擇是被迫多了。尤其是建制派更憂心,如果一組同時出三舍人,第二、第三能否出線,拆開了至少如果大家都投對方而非自己,也無話可說了。

第二,事實也出現了,我們社會越來越不是攜手合作的社會,越來越是重視個人能否出線的社會。無論是民主派或建制派,都出現這樣的情況:基於我與不同建制派人士的接觸,發現他們彼此之間都無法交出很自願的承諾:『我撐你,所以我排第二』,『不能夠、做不到』,他們只會覺得『你去吧,不過你還你排、我還我排』。這狀況很考驗選民的水平和能力。我近來在街站都呼籲市民,不只要看政綱。如果是在任議員,必須清楚衡量過去四年的表現,即使是直選,他們『講就天下無敵』,但到埋位舉手時,不是反對就是棄權。這是歷歷在目、讓大家看到的。第三,未來更要看他們在選舉活動中辯論、拍片時所給出的誠意。過去很多選民,『投就投吧』,隨大流。這次碎片化,與『天鴿』風災一樣,觸動了市民看真一點。即使候選人不是在任,也要看過去的地區工作,以及政綱訴求。我們看到廿四組中有一組很特殊,純粹為海一居爭取。我們會問能當選嗎?但至少碎片化原來為了一個屋苑業主的權益都可以參選。選擇多了,刺激我們思考如何好好利用選票。這次選舉是一面鏡子,相信選舉結果會反映市民的水平質素,傾向於甚麼政綱或表現的候選人。我相信作為一份子,不適宜做一個旁觀者。作為一個公民,我們應該投票。哪怕沒有一組適合,至少可否選擇比較沒那麼差的一個?或者有某些候選人的表現、政綱、辯論能力、地區工作,是足以讓大家心儀的?這次相當多元的選擇,足以考驗我們公民社會的水平,以及每一位在風災後對政府的訴求是提高了,還是風災平復過後,大家如常?」

對於白票「策略」,陳志宏認為代表了「以上皆非」或自己的訴求,沒有一組能滿足自己。在只有單一議題、正反兩面的選舉中,這種手段的成效比較大,即使所代表的份額比較低,白票要表達的訊息相對比較清楚。但在多元化的選舉中,相對解讀背後理念比較難。至於配票,他指出比例代表制本身就是鼓勵碎片化的制度,不再需要為大眾尋求共識,只需要抓住自己的支持者就可當選。他發現無論在香港或澳門,無論建制或非建制陣營,都出現這現象,但兩者的性質有別。他估計建制派拆票與否有一定程度的背後操盤和指揮,而非建制基本上是自發的分裂過程。他認為目前的拆票情況更嚴重,是背後的統戰或勸退一些人的力量消失了,於是很多人認為自己有資格參選,或更自由地去參選。「但從另一角度看,在建制派陣營中是否再需要一個龐大的勢力把持議會,去協助管治香港或澳門呢?」他以香港為例,在回歸前至回歸初期,中央重用民建聯、工聯會等「土共集團」作為其代理人,但回歸二十年後,無論在建制派和非建制派都出現了清洗的情況,所謂「西環契仔/女」,由中央直接管治港澳慢慢成了主流。過去的代理人無需花力量統戰團結,鼓勵大家參選個個都支持,個個都不得罪,讓各勢力都無法威脅政府管治。從名單碎片化來看,澳門慢慢也出現這個現象。就算有風災,非建制派也不會大漲,接管議會,政府也有信心面對。他的另一個訊息是:對於希望爭取民主的人們,中央管治思維的微調也是一個契機,建制內部競爭可能會讓選舉門檻降低。「更何況過去中央要養活龐大的建制派成本很高,有很多背後成本存在。碎片化減輕了操盤者成本,民主派只要多努力一點,多取一兩個議席,對於中央也有沒甚麼所謂。」

至於即將舉行的中共十九大,對選舉又有何啟示?黃東則表示,在風災後接觸市民,發現「怨氣爆棚」,而要動用維穩手段壓制。在與長者的交流中,本來沒有投票意願,現在也出來。「當然,不應因而放輕手腳,或認為對大局有莫大影響:這是不實際的」。他認為「自己城市自己救」,希望有一個比較美好的未來,哪怕《基本法》沒有把雙普選寫進去,或者在可見將來能達到這一步,但起碼要有公民意識。「因為近來有人在網上煽動:既然無法改變現實,因為這是政府搞出來的,為了表達強烈的不滿,集體杯葛不投票。這樣做很傻:因為自己放棄公民權利,誰最開心?政府、建制最開心,因為目前是政府、建制失去某些優勢的時候。當然對整體大局無損。但在這個星期,多多少少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包括有組別退選。」

他認為從中央角度看,「中方是不會給予丁點空間,會繼續用盡:最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離譜,把喪事當好事辦。(中央)擔心影響選情,繼而對十九大有微妙的影響。他要完全、絕對不讓空位,最好是一個席位、一點成功率都沒有,壓制會更厲害。當晚宣傳期啟動之夜,某些組別突然變得更厲害,是有背後支持。」從長期發展來看,一定是直接管治。自雨傘運動以來,中央的插手……不單是中聯辦,在澳門還有外交部等都直接爭位。甚至是駐澳部隊,(藉風災)是多了機會插手,多少會影響政治生態。從另一角度看,澳門市民對駐軍的態度反過來是對政府救災的不滿,是一種思想投射。……在選舉中有一批人放棄自己的權利,但另一批中老年人願意出來投下神聖一票,這比例是無法在現階段知道,也是爭持的地方。各組別都(以青年為)主打的戰場:長者基本上大局已定,又一定程度上可以透過蛇齋餅粽控制,未達到投票年齡的又不怎麼介意。問題是新鮮人是社會的新力軍,是極力拉攏的對象。財雄勢大的建制派『落曬本』在年輕人身上,因為在雨傘運動後發現一個問題,青年的能量是極大的。我接觸的青年,表面上接受你的一套,但行動上不是那回事。整個效果會否受到多年來投資的影響?恐怕未必。」

至於目前選情,黃東認為「組別增加了,但大局不會有太大變化。某些組別改變的確是明顯的。甚至有些組別,能解決問題可以馬上退選。功利主義至此,我們很反對這種價值觀。大家要看長遠發展,不要著眼於今次選舉的成敗。在這背景底下,不要洩氣或放棄權利。你的一票……你看每次最後一席爭持最激烈,甚至要打官司,你就知道決定性的關係在哪裡。人人不放棄社會才有希望。不是是否支持民主的問題,你覺得自己的權利得到政府足夠重視,如果沒有,如何爭取?有這意識才能談民主。

「天災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地方,不好的可能讓人集中在眼前問題,對長遠發展或民主推進有點削弱。澳門多年來的發展,很大程度是靠派錢。直接派錢當然違法,但賄選的人也與時並進,以不同的方式支持某組織。我未開始選舉期前已經來了。那擦邊球打得……選管會是廢的,選舉法不見得有幫助。他們承受不了建制派的反作用力。現在新冒起的建制派(鄉事派),這才是最影響港澳政治生態的發展。但總體而言他們依然處於建制立場,在《離補法》時其保守極端程度比傳統社團更厲害。我上屆發現,某族群的投票率特別高。一方面證明了回歸後那些族群的移入數字急劇上升,另一方面是動員能力極強,壓倒了本地市民。……澳門沒有區議會,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產生機制又未出台,只有把民生問題,政治問題堆到立法會進行決戰,這就很無奈。

「眼前而言,選舉反映了社會對新一屆立法會有甚麼期望?他們的投票意向又如何?這對長遠公民社會發展以至政制也有影響。通過每次選舉、每一票,多多少少……與回歸前及回歸初期比較,以年輕人為基礎的選民的質素在逐步上升。這次風災後,社會上少了『廢青』的聲音,因為年輕人在救災扮演了主要角色。我相信在選舉宣傳時,社團更集中去拉攏他們。你不需要叫他們投誰,因為第一是犯法的;第二,要相信他們的獨立思考能力,通過選舉培養他們的能力,而非像傳統社團灌輸:哪怕投錯了不要緊,因為他會醒,作為新鮮人是需要付出一些成本和教訓。對於受建制薰陶的人,不要介意他的出身,關鍵是他未來的走向,我們寄望於未來而非目前,否則大家無需投票了,因為目前的制度框死了,而且基本法沒訂明何時有雙普選,『大家收工,返去瞓覺啦!』」他認為這思想首先是不要得的,所以一定要堅定抵制網上極端的言論,大家才會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選舉宣傳期是每一個澳門人身份價值最高漲的時間,好好享受這時期,半個月後打回原形做一個普通或賤過地底泥的澳門人。是否賤如地底泥視乎如何取向,而非等人施捨。」

(編者按: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直接選舉的候選組別如下:新澳門夢(爭雙普選反高官自肥聯盟)、群力促進會、民主昌澳門、公民監察、新希望、學社前進、澳門民众協進會、澳門民聯協進會、思政動力、美好家園聯盟、市民力量、民主新動力、澳門發展新連盟、傳新力量、同心協進會、澳門公義、改革創新聯盟、公民一心建澳促進會、澳粵同盟、基層之光、基層互助、民主起動、海一居業主維權聯盟、博彩員工最前線)

(未完,下期待續)

 

 

有些朋友會存有誤解,以為投票選舉這種行為就是「民主」,其實這只是一個很狹隘的看法。選舉,只是公民參與政治的一個基本權利。因此投票選舉是民主政治中的一個小部份,要滿足真正民主還有很多要素,例如:政黨政治、代議政制、憲政、公民參與、總統制與議會制度等。其實還有一個很重要因素,就是公民素養。

所謂公民素養,有著不同定義,但有以下這些要素:如重視社會價值,參與社區事務,關懷公共政策,明白自己對社會的義務及責任,尊重與寬容,遵守法律規範。這些定義看來是比較抽象,簡單來說,就是公民不應對社會冷漠、自私及貪婪,對異見者能虛心聆聽及包容等。再用選舉投票作例子,例如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人民可以加入不同的政黨,花時間為心儀政黨擔當義工,又或會參與政黨內的一些選舉論壇,並參與黨內選舉投票等,並期望自己心儀的政黨可以執政。又例如沒有參加任何政黨者,也會關心社會事務,對政府施政監督,遇到政府有任何缺失會加以批判,又或參與遊行,勇於表達不滿。在選舉時,留心候選人政綱,最後投下自己神聖一票,這是一個公民社會人民應有的責任。

相對一個缺乏憲法保護的社會,人民大都不明白甚麼叫民主,因為他們從沒有資格決定誰是領導人,傳媒大都傾向一言堂,民眾普遍聽不到反對聲音,接收到的都是領導人如何英明神武,國家如何進步,周邊卻滿佈豺狼敵人。如有不滿政府的民眾,很自然被圍攻,甚至標籤為通敵賣國等。在這裡生活的人民,要不冷漠,要不就落井下石,要不附和權貴。

有些半開放的社會,有所謂展示其開明的基層選舉工程,只是裝裝門面,絕不影響統治者地位及政策。可生活在一個已習慣沒有公民權力的人民,不少人乾脆永不投票,很多百姓甚至連自己一票的責任是甚麼也未知。但最可怕的是投下一票有甚麼結果都毫不關心,因此每當進行選舉時,就有很多奇形古怪的眾生相出現。如有不同議題的免費飲宴,不同名義的禮物派發,甚至提供現金的送贈。為何在選舉期間有如此多這樣的怪現象?因為有人認為可以透過這些金錢或物質的派送來有效地增加自己的票源,順利令自己當選,而不少選民眼中只求有永續的禮物派發,漠視自己應有的義務及權力。

當不少人認為可以透過金錢的誘惑而使自己當選,根本不必花時間在代議工作上,最重要這些人為何要花錢去參與選舉?為名?還是為利?對那些只為小恩小惠的選民根本不在乎,袋了別人一點點好處,不知自己可能將來損失更巨大。因為這些買票者不用花心思及服務去打動民眾,他們只是投政府所好,在政府的缺失上護航,不會為民眾爭取真正利益,損失的最後還是為丁點利益去出賣自己選票的人。一個地方如果能普遍提升人民質素,提升公民素養,自然不會出現接受那些蠅頭小利而去出賣自己選票的人,因為他們明白自己一票很神聖,不是任何利益可以交換到。其實大家都知道投票是不記名投票,沒有人知你投了誰,要懲罰那些付鈔買選票的人,就永不投這些人就是了。當社會上那些派禮物團體得不到席位時,一個廉潔選舉漸漸就會形成。可是,因為不少人在選舉期間取得小小利益,就會寄望每次選舉都有禮物收,於是票仍投向這些收買者,那些光怪陸離現象就繼續出現。

在沒有真普選的社會和沒有實行憲政的國家中,就只能製造質素普遍低落的選民,這些所謂選舉,只是鬧劇一場。因為當政者迷惑人民,告訴人民和諧社會就不能有異見聲音,所有對政制不滿者都是社會的破壞者。而人民沒有充足的判斷力之下,令異見者如履薄冰,極難當選,又或就算當選了,也只是少數聲音,其議案必被大批支持建制者否決。一個沒有真正民主的社會,缺乏公民素養的選民,那些所謂選舉工程,只是魑魅魎魎的表演場而已。

 

 

除了少數古籍維持正體字出版外,在中國大陸出版的書籍大多是以簡體字印行,手上的《漢字起源論》卻是以正體字印製的一本小書。說是一部小書,因為兩百多頁的篇幅,相對一些談文字的專著是小了一點。但書的部頭小不代表意義不大,書中提出的問題和研究方法都十分值得讀者深入思考,反覆思量。當中「中華文字破譯中華文化」一節,精闢地點出「漢字的產生是一定社會形態下人的生命體驗的結果,『漢字是以形表意的文字,又是注重審美形象的文字,它內含著如歌如畫的藝術潛質,又內含著哲理性的潛質』,是人的生命過程的記錄。」作者薛俊武先生,被人稱為「沉醉於漢字文化研究的『傳承者』」,已出版了《漢字揆初》共六集。

書中第十三章:「文字改革」一段值得反思的歷史,談及了一九五六年推出第一批《簡化字方案》後的情況,當時社會上有贊成的,也有反對的。事實上,「一九五六年《漢字簡化方案》頒佈以後,群眾中反對簡體字的聲浪很高,很多高級知識份子對簡體字提出了尖銳的意見,要求把《漢字簡化方案》撤回。但是,隨著一九五七年開展反右派運動,知識份子中五十多萬個有識敢言的精英人物成為右派份子而倒下後,全國就出現了處處頌聲一片、人人高呼萬歲的『大好局面』,簡體字的推行當然也就用不著『強制』了。」古文字學家陳夢家的遭遇說明了一切。

無論如何,薛俊武對於漢字的研究,有他自己獨特的一套方式,主要以甲骨文作為分析的依據,與日本學者白川靜的「釋字」方向不謀而合。有興趣從漢字中領略中華文化的朋友,薛先生的《漢字起源論》、《漢字揆初》諸書,真的不容錯過,書店買不到,網購也可以。

 

 

 

(天亞社.香港訊)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鐵定於十月十八日舉行,這個跟中共政權更替有密切關係的會議將成為全球焦點。大家不但聚焦中共新領導層任命,宗教人士更關心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宗教政策。

而宗教專家不約而同預測習政府會貫徹以「法治」名義監控宗教事務,並作進一步收緊。

對於十九大後的宗教事務走向,國內神職人士均向天亞社表示不樂觀,並說政府宗教政策是一貫的。其中一位慨嘆說:「就算國內政策怎樣朝令夕改,但宗教(政策)是萬年不變,只會越來越緊不會鬆。」

新官上任緊跟習路線

香港聖神研究中心執行秘書林瑞琪博士形容當前的中國形勢時如斯說:「可用『古怪』兩字來形容。現今中國政府像有嚴重潔癖,不讓個人有太大發展空間,尤其人民的思想和行為要跟隨政府的指揮棒,即是說十三億人要由同一模子倒出來。」

這位資深研究員進一步向天亞社指出,以往一些宗教事務官員對教會某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會隻眼開隻眼閉,現在卻監管得非常嚴緊,連小事都不放過,故現時宗教事務在中國發展確實令人憂慮。

今年暑假,國內幾個省份及地區政府部門發出通知,嚴防學生加入基督宗教或參與宗教活動,即使由父母帶同未成年的孩子去教堂也不行。另外,河南省委統戰部也於七月份發佈《教育與宗教相分離》文件,不准任何宗教辦理未成年人學習班、主日學、夏令營等,如果正在舉辦,需要趕緊停止。

林瑞琪說,中國政府視參加彌撒、印製宗教書籍及靈性發展,全都只是少數人的個人事,相對於自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執政以來一直強調以「國家為先」的概念,個人應絕對服務國家;國家強大,個人才有價值。在這種思想模式下,林瑞琪相信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宗教事務只會越被收緊。

他說:「尤其現在中國有錢,政府可利用很多先進科技監控人民的一舉一動。像之前強拆十字架事件後,有關當局都覺要收斂一下,改為安裝很多的閉路電視,監視教友的一舉一動,大家便不敢輕舉妄動。」

對未來感悲觀

十九大另一關注點是新領導層任命。林瑞琪相信習近平連任將是不爭的事實,而在其強勢領導下新上任的領導班子必定緊隨其路線,他更指:「中國有成語:『新官上任三把火』,意指新上任官員為求表現不但緊隨習路線,甚至會更變本加厲。」

香港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柯欣欣指,即使十九大中共領導層出現人事變動,亦不要期望中國的宗教事務能跳出習近平於二零一六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提出要「中國化」的框框,近年來中國的宗教事務亦是朝著這方向發展。

她續說:「而我們亦看到在中國的社會氣氛,甚至公共領域亦是越收越緊,這跟宗教自由相關連,反映宗教自由亦不斷被箝制,難有突破,所以對未來中共新班子上場的宗教發展,我是悲觀的。」

關注宗教事務諮詢文件

中國政府於二零一五年召開「中央統戰工作會議」及翌年召開「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後,曾提出宗教事務政策。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指出,當時中國政府草擬了有關宗教事務諮詢文件,當中針對基督教家庭教會提出由縣級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指定臨時活動地點的做法,一直引來各方關注。

邢福增說:「做法像給家庭教會一個臨時身份來辦活動,但給予身份背後有何目的?是否單純指定地點還是另有後著?登記有何用處?都令人擔憂。」他指有關草擬文件會否在十九大後落實乃是未知數,但日後假若真的出台,要多關注細節,他說:「因為魔鬼總在細節上。」

 

 

 

適逢今年是紀念花地瑪聖母顯現一百周年,聖安多尼堂為了加深教友的信仰,於今年八月八日至十九日舉辦「花地瑪及露德十二天朝聖之旅」,由柳在炯神父帶領共二十名團員展開旅程。

第一站抵達里斯本後,團員稍作休息,隨即驅車前往耶穌山,路經四月廿五日大橋,已看見雄偉的耶穌像屹立在山上,守護著整個城市,團員們懷著敬畏的心,恭敬地瞻仰著耶穌,彰顯著祂的神聖地位。

第三天團員前往堂區主保聖安多尼出生故居,那裡現在已建成聖堂。眾人在聖人誕生的房內高唱聖安多尼歌及親吻聖人聖髑,又前往毗鄰給聖人受洗的主教座堂。接著一行人前往世界文化遺產的聖熱羅尼莫斯修道院,該修道院建築宏偉,令人嘆為觀止,之後又去了有五百年歷史的貝倫古塔及紀念十五世紀葡萄牙航海時代的「航海紀念碑」等著名地標。

第四天到重點朝聖之地──花地瑪,團員在清晨就乘車前往,車程大約兩個半小時,全體團員在車上誦唸玫瑰經,到達目的地後隨即舉行彌撒聖祭,各人懷著感恩心情參與,澳門雖然與花地瑪相隔遙遙萬里,但此刻我們竟像與聖母相遇,既感動又興奮。午餐後團員探訪一百年前聖母顯現給三個牧童住的村莊,眾人又在聖母第四次顯現的山上的聖母像前誦唸玫瑰經,至黃昏各人才依依不捨地與聖母道別。

第六天團員們再轉乘飛機到法國露德,這個只有一萬多些人口的小城,宗教氣氛非常濃厚,玫瑰聖母大殿廣場的信友川流不息,在廣場內忙於參與各項聖事,團友們耐心地等候浸聖水,觸摸巖上的聖母。剛巧那天是聖母升天節,神父安排了在玫瑰聖母大殿側的小堂給團員舉行彌撒。頗令人感動的是晚上的聖母像遊行,眾人拿著燭光,用各國不同的語言誦唸玫瑰經,有幸大會還安排我們數位團員在主台上用粵語領唸玫瑰經及詠唱露德聖母歌。

在露德的行程結束後,團員便乘火車到巴黎,餘下三天團員分別到了巴黎聖母院,聖母顯靈聖牌教堂和耶穌聖心堂(白聖堂)等,並在巴黎外邦傳教會舉行彌撒,也順道往市內著名地標遊覽及暢遊塞納河。

十二天的旅程到此結束,此次的旅途感謝上主的引領及堂區神父的安排,蒙上主的祝福,全體團員已平安回家了。

 

 

常年期第二十三主日 甲年  9月10日

(則33:7-9,詠95:1-2,6-7,8-9,羅13:8-10,瑪18:15-20)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有句名言:「人是教會的道路」(百年通諭),教會服務的對象是人,她關心人的困難,回應人的需要,與困苦心碎的人同行。耶穌基督──厄瑪奴爾:天主與我們同在的默西亞,祂是救苦救難的善牧,祂關愛每個人,祂為人付出自己的生命。耶穌的教導和命令清楚地指出,團結世人是教會的使命:「如果你的弟兄得罪了你,去,要在你和他獨處的時候,規勸他;如果他聽從了你,你便賺得了你的兄弟;但他如果不聽,你就多帶一個或兩個人同去,為叫任何事情,憑兩個或三個見證人的口供,得以成立。如果他仍不聽從他們,你要告訴教會:如果他連教會也不聽從,你就將他看作外教人或稅吏。」

耶穌建立了一個助人皈依的機制來推動天國大同的理想:首要的是兄弟之間的規勸與寬恕,再者是團體的共融及互助,最後是權威的支援和督導。教會是負有修和使命的團體,沒有不能赦的罪,只有不能救的人。聖詠145首這樣歌頌說:「天主慈悲為懷,寬宏大方,緩於發怒,仁愛無量」。教會是天主的家,她擁有美好的傳統與文化:即慈悲愛恕、接納包容、教導同行。在本主日的福音中,耶穌邀請我們在生活中導人向善,規勸迷途知返的人,接納真心痛悔的浪子。

耶穌給予聖教會赦罪的神權:「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縛;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這實在是一個石破天驚的措施,天主容許罪人去赦罪,其中的含意不言即明,天主對人的信任與肯定,是特殊的恩寵。教會是聖的,同時也是罪人的團體,教會的神職人員都是軟弱的受造物,可以是私慾偏情叢生、邪情惡念橫流之輩,然而天主在乎人不斷的悔改皈依。天主的慈愛像洪濤巨浪,如海嘯一般推倒魔鬼的勢力,摧毀人心中的驕矜自傲。綜觀教會歷史中的聖賢偉人,浪子回頭的例子不計其數,棄暗投明的賊匪星羅棋佈。他們的皈依並不單是屈服法規與律令的嚴正,而是臣服於天主慈愛與寛恕的溫柔。愛能移山倒海,愛能改變人心,愛更能提升人性達到至聖的境地。

耶穌說不可輕視祈禱的力量:「我實在告訴你們:如果你們當中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無論為甚麼事祈禱,我在天之父,必要成全他們,因為那裡有兩個或三個人,因我的名字聚集一起,我就在他們中間。」按今日福音的上文下理,我們應有信心的向天主祈求教會的皈依與合一。當教會自身成為真誠的皈依者與修和者時,天主慈愛的強大力量方可透過教會散發到普世各處。

 

 

子分類